栉名_

不想。

御主最初理解死亡的概念是在八岁的一个早晨。

翻动的泥土带着青草和晨露的气味,新刨的土坑里安静地躺着他的德牧。手掌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,御主握住手心,明白了昨夜突然的亲昵是它最后的道别。
父亲告诉他这是必然到来的,死了就不会再说话,再跳跃,再用双眼看着这世界。但「死」也并不是「不存在了」,因为除了知觉,肉体,灵魂以外,还有某些东西是「死」所不能带走的,而正是这些,让一个人在「死」后,依然「存在」。

所以当最后一战来临,御主难得收到他的消息时,并没有做出什么不同寻常的反应。
尽管御主早已察觉到诸多片段所表露出的隐蔽信息,也有预感某些熟悉的事情将要降临,尽管他清清楚楚地明白纵使握紧手心也挥之不去的「空落」,也依然相信着,漫长的前路那个男人会继续「存在」。

“再坚持一下,剩下就交给我吧。”



有个🔨的预感,都是国服千里眼,挂了一年的刀子还是要捅下去,而且余痛不断根本好不了,官方是什么品种的魔鬼

评论

热度(9)